巴曙松

日期:2016-04-22    浏览量:285次

巴曙松

    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现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兼任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秘书长、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中国证券业协会发展战略委员会主任、中国银行杭州市分行副行长、中银香港助理总经理、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联络办公室经济部副部长,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企业年金资格评审专家、中国证监会基金评议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银监会考试委员会专家、招行和招商局博后专指会委员等。曾担任中共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主讲专家,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重点基础研究领域“国际经济金融结构研究”的负责人,主持并参与多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家社科基金课题等。

获奖成果:国际金融危机下系统性金融风险管理

成果简介


        肇始于2007年8月的美国次级抵押贷款危机,对全球金融系统的核心市场和机构造成了全面冲击,并演变为一场自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全球性金融和经济危机。无论从规模、影响程度还是持续时间上,本次全球性的金融危机已经超过了历史上任何一次。这次金融危机使世界各国越来越意识到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重要性,如何评估、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已成为金融领域的重要组成部分,通过建立健全系统性金融风险评估机制、监管框架等更是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的重要保证。

        基于已有的研究成果,本文深入分析了国际金融危机背景下系统性金融风险的生成机理,研究如何平衡微观层面金融衍生品与金融风险之间的关系,防范金融风险在不同金融市场间的传染,降低整个金融业存在或面临的系统性金融风险,进而有效监管金融机构的各种投融资活动,以增强控制系统性金融风险的能力。同时,结合危机对我国金融业的影响及面临的系统性风险,提出了我国有效抵御系统性金融风险影响,促进经济发展和维护金融稳定的对策。

        本文系统性地研究了本次金融危机下系统性金融风险的三个途径传导:一是基于次贷的金融创新衍生产品链条,包括抵押贷款支持债券(MBS)、资产支持商业票据(ABCP)、债务抵押权益(CDO)、“CDO 的CDO”、“CDO的立方”等产品,在信用交易中所释放的强大杠杆效应在短短几年内传导至整个金融市场;二是“金融脱媒”现象的加剧,使得机构投资者快速发展壮大,次贷证券产品危机的爆发,使得一些深刻卷入到次贷业务的机构投资者出现大面积经营亏损,进而演化为金融机构危机;三是受美国次贷市场问题的影响,美国ABX指数自2007年2月以后大幅下挫,尤其以BBB级次级贷款衍生债券的价格下降最为严重,欧洲各国金融市场也出现大幅波动,金融危机迅速在整个世界蔓延。

        本次金融危机系统性金融风险产生的原因有四个方面:一是金融衍生品快速发展加剧了高杠杆经营模式,金融产品证券化基础上的结构化,使基础资产的风险与最终产品的关系已不存在线性关联,高杠杆经营模式积累巨大的风险敞口;二是金融机构在风险管理体系方面存在漏洞,包括公司治理注重短期激励而忽略长期风险,规避审慎资本监管制度约束,忽视表外风险的合并管理,风险管理跟不上新业务的发展,对综合化经营缺乏有效监管,影子银行系统累积的大量风险未得到重视,过度依赖缺乏监管的外部评级机构,巴塞尔新资本协议存在缺陷,监管资本未充分反映业务风险;三是以资本市场为主导的金融市场蕴藏了大量的系统风险,市场主导型的金融体系使得投资者的资产更多地暴露在风险之下,市场信息、市场情绪和短期流动性的变化将导致资产价格的较大波动,同时,市场主导型金融体系可能存在更大的系统危机;四是监管缺失导致了系统性金融风险全面爆发,如在监管理念上过分相信市场的作用,对衍生品的风险认识不足,金融监管协调和危机处理机制也存在不足,中央银行缺乏维护金融稳定的监管权限等。

        在此基础上,本文提出了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管理应重点做好四个方面的工作,一是加强系统性金融风险控险机制建设,包括建立系统性风险预警报告制度、加强系统性风险识别、搭建风险预警操作流程、明确风险要素评判等;二是强化对金融衍生品系统性风险管理,审慎研发推广高风险、高定价的金融新产品,提高信息透明度,规范金融机构的金融衍生品行为,加强创新业务风险识别与控制,强化表外业务的风险管理,高度重视二级市场建设,拓宽交易基础增强流动性,防范金融衍生品所带来的跨市场风险传导,金融衍生产品创新需循序渐进;三是提高金融机构系统性风险管理能力以及加强监管有效,金融业要回归服务实体经济的本位,控制综合化经营风险措施,加强流动性管理,加强影子银行的信息披露机制;四是加强监管有效防范系统性风险,监管当局应严格控制金融产品和金融机构的杠杆比率,加强资本约束,加强场外市场交易的监管,加强国际金融监管合作,完善全球统一的监管规则等

        针对当前市场环境下,我国系统性金融风险有其自身特点,如高资本消耗业务模式导致资本金消耗显著,政策逐步退出如果不能很好地控制节奏,就可能使信贷出现较大幅度波动,银行业在融资结构中比重过高,间接融资承担了大部分经济波动的风险,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凸显风险隐患,经济结构调整力度加大,资产质量压力面临考验,资产价格泡沫形成的条件已经具备,银行资金的流入需要关注。本文提出,加强系统性风险管理要求监管机构必须坚持审慎监管理念,加强对系统性风险的监管,关注对消费者利益的保护以及强化对资产负债表透明度、完整性、及时性的监管等。

        随着金融全球化及金融机构的巨型化,系统性金融风险已经成为金融领域面临的最大风险。本研究对于监管机构在全面梳理系统性金融风险的表现、机理、传导机制的基础上完善金融监管政策具体有重要的参考价值,相关政策建议可以直接用于制定相关监管措施,推动系统性金融风险监管领域的改革,并促进相关监管架构的建立。对中国的金融企业而言,国际化已经成为银行、证券、保险等领域大型金融机构的重要发展战略,在此情况下,如何有效加强风险管理、尤其是关注系统性金融风险对企业的影响,并制定相应的风险管理措施,本文所提出的建议对金融机构都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