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光明:智能时代呼唤的组织管理系统理论与方法

来源:中国管理科学学会    日期:2020-12-07    浏览量:14313次
       组织一直是社会的基本单元与核心基础。它以家庭、企业、国家等系列形式,通过层级、模块、网络等多样方式,在自身的不断发展中,实现了绝大多数的社会生产生活活动。与之相伴,组织管理的思想和理论也在演变中逐渐丰富和发展。当前,以信息技术为先导的新技术革命蓬勃展开,继而在经济、政治、文化等诸领域引发了前所未有的深刻变革,社会发展整体进入智能时代。在智能时代,组织发展亦进入快速变革时代,同时呼唤适应这一时代的组织管理理论。

 

一、如何看待智能时代

       从起源上看,智能时代,源于大数据、5G、人工智能等系列新一轮信息科技的推动。从影响上看,智能时代,创造了会治病还会聊天的智能机器人,迭代了绝大多数的生产、生活的方式,将我们从“地球村民”变成了“互联网民”。但是,关于智能时代,我们需要清醒认识的是,这绝不仅仅是一场科技革命,更是我们变革治理和承接这一科技革命的社会革命。一方面,与人类从农业时代进入到工业时代相比,还要剧烈的是,新一轮信息技术集聚式发展,带来了生产技术的跃迁式发展;另一方面,新技术革命重新定义了组织管理,显现出数字化、智能化、平台化的全新特征,继而带来新的生产分工、新的竞争格局,甚至引发了国际关系的突变、社会经济关系的加速调整,组织的发展战略、组织结构、治理模式等亦进入快速变革期。在此意义上,智能时代,是科技革命与治理体系双升级的时代,是社会组织的“硬件系统”与“软件系统”加快联动、集聚变革的时代。

二、智能时代呼唤何种意义上的管理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届五中全会上指出,“十四五”时期经济社会发展必须遵循坚持系统观念的原则。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坚持系统谋划、统筹推进党和国家各项事业,根据新的实践需要,形成一系列新布局和新方略,带领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取得了历史性成就。在这个过程中,系统观念是具有基础性的思想和工作方法。事实上,著名学者钱学森早在20世纪就预测过,“系统科学是20世纪中叶兴起的一场科学革命,而系统工程的实践又将引起一场技术革命,这场科学和技术革命在21世纪必将促发组织管理的革命。”中国著名系统科学家于景元老先生多次倡导大家学习钱学森先生的系统思想及其系统实践创新。这为我们探寻智能时代的组织管理提供了基本遵循。

       在实践中,系统思想也在蓬勃展开。在国家层面,“系统”推进党和国家治理体系变革。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创新是一个复杂的社会系统工程,既要坚持全面系统的观点,又要抓住关键,以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的突破带动全局”,“推动军民融合发展是一个系统工程,要善于运用系统科学、系统思维、系统方法研究解决问题”。在企业层面,“系统”助力组织管理创新。海尔探索出的卡奥斯工业互联网平台,打造企业、用户、生态资源共创共赢系统,前不久还凭此获得了中国管理科学学会的管理实践奖。小米以其生态链模式著名,围绕提供平民化的高品质智能产品,构建商业生态系统。国家新能源汽车技术创新中心,自成立致力于打造技术创新生态圈,面向新能源汽车共性、前沿与瓶颈技术,激活政产学研用相协同的系统效用。

       基于以上观察,我们得出这样一个结论:相比农业文明时期的简单管理与工业文明时期的科学管理,新时代智能文明时期更需要系统观念、系统思维,实践探索呼唤组织管理系统理论与方法。农业文明时期,组织为简单管理阶段,家庭、家族以及少数作坊是主要组织形式,组织管理主要依靠个人经验,通过人治的方式实现有序化目的。如我国古代诸子百家思想就是最好的代表,如三纲五常。工业文明时期,美国的泰勒式管理、日本的丰田式管理成为国人纷纷学习的对象,组织管理由此进入科学管理时代,法治成为主流管理方式,追求高效成为组织核心目的。西方组织理论则是对这一管理阶段的重要支撑。当前,信息爆炸、联系剧增,“牵一发而动全身”成为组织的新特点,系统理念成为组织管理的核心思想,组织进入系统管理时代,讲求整体优化,心治成为新的管理方式。

       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在新时代的组织管理实践中,蕴含了丰富的系统观念、系统思维、系统方法,亟待进一步凝练为理论。为践行总书记在五中全会提出的“坚持系统观念”思想,贯彻总书记提出的“着力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科学体系”要求,我们倡导,要加快构建面向中国管理实践的组织管理系统理论。

三、关于组织管理系统理论与方法的研究探索
 
       关于系统科学在组织管理理论中的应用,我们长期跟踪了相关研究。国外研究中,美国斯科特与戴维斯的《组织理论:理性、自然与开放系统的视角》最具代表性,将组织管理系统分为理性系统、自然系统、开放系统三个视角。国内研究中,徐绪松的《复杂科学管理》较为体系化,提出组织是一个能够系统思维的大脑,并提出复杂系统管理整合论、整体观论、新资源观论、互动论、无序-有序论,以及定性定量结合系统方法。从2006年开始,我带领团队就研究过系统科学在国家、高校、企业等各类组织中的应用,在科学出版社出版过《组织系统科学概论》一书。以此为基础,我们从2016年开始,基于最新的管理实践,又做了更为深入的探索。一是在钱学森院士提出的系统科学体系之下构建一门较为成熟的理论;二是总结凝练我国改革开放以来在系统观念、思维、方法指导下的组织管理实践经验。基于此,我们即将在科学出版社出版一本专著《组织管理系统原理与应用——系统观念指导下的组织管理》。

       我们做的主要工作是:一方面,探索在系统观念下分析组织管理问题的基本框架。将系统科学“环境-结构-功能”普遍分析维度引入,并作了组织管理系统的释义。“环境”指存在于系统内外部,通过要素交换影响组织管理系统发展的集合体,如国际环境、政治环境、经济环境等。“结构”指重组各要素在实现目标与功能过程中的排列顺序、聚散状态以及相互联系、相互作用方式,从而形成一套交互、联系形式,如架构、机制、文化等。“功能”指基于外部环境的变化及内部发展要求,在系统发展方向上,通过调动组织成员的活力以实现组织功效与能力,如利润目标、公平目标等。以此作为分析和解决组织管理问题的基本分析框架,为运用系统观点、系统思维来研究分析问题提供基本思路。

       另一方面,我们研究了运用系统观念、思维、方法解决哪些问题、如何解决问题。我们最终锁定了整体性、联系性、适应性、发展性、复杂性五大方面的问题。这五大问题,集中体现了新发展趋势下,组织管理除了解决有效分工、提高效率、科学决策、保证效果等原有问题外,开始面临的系列新问题。

       一是必须更加重视整体性。智能时代打破了时间和空间的界限,组织向共同体演进,愈发“牵一发而动全身”,更加需要顶层设计、协同各方。

       二是必须更加重视联系性。智能时代,人与人之间、人与组织之间、组织与组织之间、组织与环境之间,相互影响越来越大、边界越来越模糊、联系与合作越来越强,朋友圈、生态圈意识已经成为共识。

       三是必须更加重视环境适应性。智能时代,环境瞬息万变,了解环境、适应环境对组织管理越来越重要。张瑞敏曾用“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来说明环境对组织的重要性。

       四是必须更加重视未来发展性。智能时代全面可持续发展是组织管理的终极目标。组织正在积极纠正各种短视观点,通过创新、转型、换轨,直面未来、迎接挑战。

       五是必须更加重视复杂性。智能时代,组织管理由相对简单、稳定向复杂、不确定变化,国际国内形势联动演进,信息化、网络化、数字化科技突飞猛进,组织间既竞争又合作,大大加剧了组织内外部环境的复杂性。

       同时我们认为,可以抓住问题主要矛盾以及矛盾的主要方面,在辨证统一方法论下分析组织管理问题,可以结合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与西方先进管理理论,梳理总结中国特色组织管理实践,提炼解决方法。我们选取了海尔、华为、新能源汽车产业、国家动员体系、国家改革开放5个案例作了具体应用阐释。

       目前,《组织管理系统原理与应用——系统观念指导下的组织管理》已经交稿,不日出版。待其问市,恳请专家指正。我们也恳望更多的专家学者关注新时代组织管理中的系统观念、系统方法,参与到组织管理系统理论与方法的研究中来!


侯光明,中国管理科学学会原副会长、全国政协委员、北京电影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