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动态

洞见未来,智享科技——江西省创新大会暨财智名家论坛顺利召开

来源:中国管理科学学会    日期:2018-12-26    浏览量:10005次

2018年1221日,由江西省工业和信息化厅主办,江西省中小企业创新联盟、江西省工业投资公司承办,中国管理科学学会大数据管理专业委员会协办,江西财智名家论坛特别支持,2018江西省创新大会暨财智名家第149期论坛《洞见未来,智享科技》在南昌滨江宾馆圆满落下帷幕。

著名科学家、首批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管理科学学会大数据专业委员会名誉主任倪光南教授与著名企业家、新松机器人自动化有限公司总裁曲道奎先生一同做客财智名家论坛,和与会企业家一道分享人工智能为现代生产制造业带来的曙光,解析掌握核心制造技术的重要战略地位,分享未来商业发展的新趋势。

中国经济改革四十年,在跌宕起伏的时代浪潮中,科技创新脱颖而出,成为高质量经济增长引擎。当前,科学创新的步伐不断加速,技术更新周期缩短。中兴和华为事件的差异表明,过去企业依赖模仿和进口国际领先科技成果的跟随战术,早已无法维持企业领先地位。只有加强独立研发力度,加快科技创新步伐,才能保持竞争优势并实现跨越发展。

 

曲道奎:智能制造AI与商业新未来

人工智能,一直在以远超我们想象的速度迅速发展。曲道奎先生以制造业发展的趋势、智能制造的定义和构成、机器人的发展和应用领域三方面为切入点,以新松的机器人制造为案例,和与会企业家分享当下企业应该如何把握智能制造的机遇和挑战。

一、制造业发展的趋势

企业为什么要研究智能制造?企业为什么要探寻转型升级的路径?机器人和智能制造之间有什么关联?

当前,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制造业共同面临一大难题:现有技术已不足以支撑经济的快速发展,传统依靠廉价劳动力做支撑的制造模式已不可持续。技术如果缺乏颠覆性突破,全球经济将进入一个滞缓阶段,全球行业产能过剩,绝大多数企业将面临劳动力短缺、劳动力成本急剧上升、来自市场需求的个性化和定制化、技术与产品的快速迭代和更新等诸多瓶颈。 

现在,突破以上难题的破解方法,可以从人工智能技术入手,也就是依靠智能制造来实现企业制造模式的变革。未来,人工智能的每一项突破,都可能引领或者带动经济的另一个高速的发展。

蒸汽机、电力化分别引领着第一次、第二次工业革命,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自动化带来的第三次工业革命正在逐渐向智能化第四次工业革命过渡,而与第三次工业革命有所区隔的是——从机器到机器人的转变。机器人平台性的作用,不仅仅局限于生产制造模式的变革,还将在国家的国防安全,人类的生活模式、医疗健康、文件娱乐、交通运输领域带来战争模式和生活模式的颠覆性改变。

二、智能制造定义与范畴

智能制造是基于新一代信息通信技术与先进制造技术深度融合,贯穿于设计、生产、管理、服务等制造活动的各个环节,具有自感知、自学习、自决策、自执行、自使用等功能的新型生产方式。

新一代智能制造是一个大系统,主要由智能产品、智能生产及智能服务三大功能系统以及智能制造云和工业智能网两大支撑系统集合而成。智能制造可以广泛应用于智能生产、智能管理、智能服务领域。

三、机器人进化与种类

机器是具有编程控制的多自由度设备,可以在结构化的环境中系统长时间的运行,强调的是效率、生产率、质量以及可靠性。而机器人是与人进行合作的自主或半自主系统,具有面对非结构环境的智能与适应能力,强调的是感知与智能。

和人类协同合作,这是机器到机器人的一个巨大的变化,传统的机器人只能关在笼子里作业,而机器人的智能化在应用过程中也将更安全。下一步,机器人将向认知智能领域发展,强调和人类似的思考、学习、情感能力。

这条路很长,但不会很久。

机器人在制造领域可分化为工业机器人、移动机器人、协作机器人、协作双臂机器人、复合机器人,代替人的双臂、双腿和大脑进行作业。


倪光南:中国企业的核“芯”技术之痛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管理科学学会大数据专业委员会名誉主任  倪光南

华为深根固柢做芯片为防止断粮,中兴持“造不如买”逻辑被逼断粮。两次事件警醒着国人自主研发的重要性,一味的模仿和引入只能任人宰割。倪光南教授以中兴事件为切入点,论证中国制造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的危害和推进网信领域国产自主可控替代的意义,为企业家分享我国网信领域的发展现状。

一、“中兴事件”始末

今年,416日美国政府对中兴实施禁运,使其“休克”;7月,美国商务部宣布解除对其禁令,中兴从而重新运营。但需交罚款和保证金共达14亿美元,并替换董事会,美国商务部派“特别合规协调员(SCC)” 入驻中兴,实行长达十年的监视。

倪光南教授解析中兴和华为事件是美国遏制中国高科技发展和创新的表现,对于中国企业而言,关键核心技术是要不来、买不来、讨不来的。只有把关键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能从根本上保障国家经济安全、国防安全和其他安全,中国还是要寻求自力更生的道。

二、认清中国网信领域的总态势

中国网信领域总体技术和产业水平位居世界第二位,但发展依然严重受制于美国。

对当前形势,我国既不能盲目乐观,也不能消极悲观。面对挑战,各行各业应当分析本领域的情况,找出“短板”和“长板”,制订相应对策,增强抗风险能力。

中国网信领域的短板——芯片的产业链的各环节很不平衡:

芯片设计水平不差,例如国产高性能计算机的CPU、服务器CPU、手机CPU等等,都可与世界顶级CPU一争高低;

芯片生产水平较差,我国最大的集成电路制造公司——中芯国际(SMIC)在世界同类企业中排行第5

集成电路生产装备国产化比率不到20%

材料中,如光刻胶全部依赖进口,其他许多材料也严重依赖进口;

设计工具(EDA)完全依赖进口……

中国网信领域的长板:

“互联网应用”和“新一代信息技术”是我国网信领域的“长板”。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国在这些方面已超过了发达国家,而是在这些方面,我们与发达国家的差距较小,也较容易赶上他们。

同时拥有世界最丰富的科技人力资源、最大的市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实力,国家的优惠政策以及中国的举国体制等,也是中国的优势。只要善于扬长避短,坚持自主创新,完全有可能在“长板”中的某个部分首先实现从跟跑并跑到并跑领跑的转变。

三、推进网信领域国产自主可控替代

倪光南教授表明,在网信领域一项核心技术能否存活,往往不取决于性价比而取决于其相应的技术体系和生态系统。国产核心技术、国产软硬件在进入市场时,只有具备对垄断者的替代能力,才能在市场中取得一席之地。在今后一个相当长的时期里,国产核心技术、国产软硬件对原先市场垄断者的替代将是中国网信领域的新常态。

我国网信领域正在进行的一些重要的替代:国产桌面计算机体系替代Wintel,国产数据库服务器替代“IOE”,国产 ERP 替代SAP ERP,国产工控实时操作系统替代VxWorks

四、为什么要自主可控?

网络安全是非传统安全,网络安全不但像传统安全一样要求有“安全性”,而且还要求有网络安全特有的“可控性”,自主可控属于“可控性”。自主可控的技术不等于技术安全,但不自主可控的技术一定不安全。应当将自主可控作为达到技术安全和网络安全的必要条件。

过去对自主可控没有制度保证,出现中兴事件就是一个教训,如果中兴对其产品实行自主可控评估,应该早就发现自己的薄弱环节了。

倪光南教授表示企业要向华为学习,必要时要有备份系统顶上去。华为很重视自主可控,早在2012年,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回答“已没有生态空间,为何还做终端操作系统”时说,应尽量使用国外的好东西,包括高端芯片和操作系统,但要有战略备份,尽量减少或避免出现中兴事件。

个人要支持和应用国产软硬件,为自主可控做贡献。国产软硬件必须通过不断使用,不断改建,才能达到好用,因此作为一个用户,每个人都要支持和应用国产软硬件,这就是对自主可控做贡献。

路漫漫其修远兮,国产自主可控软硬件一定会在大家的支持下迅速发展成熟,更好地保障网络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