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李:我们为什么要做财富管理 ——从中国家庭的“财富慌”谈起

来源:未来财富管理知识    日期:2020-03-31    浏览量:42955次    作者:admin

来源:”未来财富管理知识“公众号

本文节选自金李教授在《国民财富大讲堂》的直播内容

金李:中国管理科学学会金融管理专委会主任、北京大学金融系讲席教授


2018年,中国已经进一步巩固了全球家庭财富总规模第二的地位,这首先得益于中国经济本身的快速增长,其次也是得益于中国民生保障、藏富于民的国策。此外,中国进入到全球最富裕10%人群的规模目前已经仅次于美国,位居全球第二位。这样一个大环境下,老百姓如何做好财富管理,也变成大家高度关注的一个问题。



中国家庭的“财富慌”


我们经常说中国家庭有一个“财富慌”,这种慌张至少来自于三方面:

首先是我们财富管理的结构不够合理。

目前中国家庭的财富主要配置在房地产行业。2017年,按照有关方面的调查,我们的家庭总资产中,住房资产占比高达77%以上,远高于房地产市场同样发达的其他的一些国家,比如说美国,美国的比重大概是在1/3。高房价形成了住房资金占比的高企,挤压了中国家庭金融资产的配置比。2017年的时候,中国家庭的金融资产,在全部家庭财富中的占比还不足12%,仅仅只有11.8%左右,而在美国这一比例高达42.26%。

第二,中国居民家庭大多数是第一代的财富管理人群,相对缺少财富管理的系统知识。

尽管我们经常说一句话,“你不理财,财不理你”。但是具体如何理财?如何实现不同职业发展阶段的财富的有效管理?中国居民的金融知识储备仍然比较匮乏。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在近年的金融创新过程中,出现过各种金融诈骗、非法集资活动,这方面既有监管本身不到位的因素,同时也反映了国人在金融知识、在理财体系建设方面的匮乏和部分人性方面的一些弱点,比如贪婪、恐惧、冒险等等。

第三,新一轮的“资产荒”也导致居民的“财富慌”。

这是很多网友很无奈地调侃的一个说法。去年2019年春节的时候,大家都在转发一个视频截图,说本来2018年是可以“躺赢”的一年,只要你啥都不买,不买股票、不买基金、不买各种币,不买P2P,躺着不动,你就是赢家。但是如果你做了任何的配置,你可能就是一个输家。一年以后的今天,我们再回看过去几个月全球资产的各种表现,加剧了很多人的恐慌。各种资产的普遍性下跌,是新时期很多家庭打响财富保卫战的重要挑战。

在这样一个情况下,财富管理就变成全民都高度关注的一个问题。



什么是财富管理?


首先简单地回顾一下什么是财富:财富就是未来消费能力的储存。本质上说,财富是把今天不用的价值存储到未来,能够通过各种方式交换未来的购买力,或是未来的商品和服务的消费能力。

我们经常把资产和财富混在一起,严格说来,资产是财富各种具体的储值工具的表现。资产有各种大类资产,比如说银行存款、房地产、股票、债券、银行的理财产品、信托、P2P、公募基金、私募基金、保险、外汇、海外资产,包括一些商品,特别像贵金属,也包括古玩字画、供应链金融。

这些资产一个共同特点,它是价值的存储,同时,好的资产还能够带来财富的随着时间的保值和增值。



为什么要进行财富管理?



有了财富以后,中国居民的幸福感、获得感和安全感的提升是需要通过更好的财富管理来进行的。

今天,我们的民间财富保守估计已经超过了200万亿,是GDP的2倍多。发展财富管理行业,提升未来居民的财富管理能力,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程度。欧美国家财富管理主要是集中在少数的富裕人群中间,而我们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追求的是共同富裕,所以,我们更加关注的是全社会的财富积累。

按照国外中产阶级最基本的定义,净资产超过1万美金的人群叫“中产阶级”。在中国,这个人群已经占我们成年人口的一半以上。所以,大力发展针对中产阶级的财富管理,对于我们国家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不仅可以降低财富分配的不均、维护社会的稳定,同时,这也是我们社会主义事业的终极奋斗目标,也就是解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有的时候,我们又把它叫做“无限的欲望”和“有限的资源”之间的矛盾。


不同需求层级、不同发展阶段下的财富管理


有的时候,我们会说,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大大小小、无穷无尽,你满足了一个愿望之后,他还会有更高层次的愿望出现。这些愿望需要进行一些梳理,可以把它分成若干个不同的层级,当然每个层级都很重要。通常情况下,应该是由低到高依次满足,因为这样可以带来最大限度的幸福感、获得感和安全感。

在这个过程中,现代的金融学很得益于现代心理学的研究。心理学有一套理论叫马斯洛的需求理论,把人的需求分成三个大的境界、五个小的层次,分别对应社会发展的三个大的阶段。最低的大的境界是生存的阶段,它既包括生理的需要,也包括安全的需要,它对应的是我们的财富规模的温饱阶段,也对应我们社会的“站起来”。在它上面大的境界是解决一些归属的需求,包括社会需要和尊重的需要,对应的财富规模是小康阶段,也对应我们社会的“富起来”。最高的境界,应该是自我实现和自我超越,它对应的是富裕的财富规模,也对应的是一个“强起来”的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