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有:战略经营模式如同掘进机一样为战略开辟道路

来源:中国管理科学学会    日期:2019-12-26    浏览量:54919次    作者:admin
在2019年12月21日战略管理专业委员会主办的以“商业模式创新与战略管理”为主题的第十二届中国战略管理学者论坛上,中国管理科学学会会长、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张国有教授认为,战略与经营模式结合而成的“战略经营模式”,是对未来做事方式的设想,对战略管理具有趋实落实和调节的作用。近期,我们对张国有教授就此问题进行了采访,张国有教授进一步细化了他的看法。

商业模式的泛式是“经营模式”。

商业模式(Business Model)如今使用的很泛。对企业,商业模式还可称为“营利模式”,但对政府、军队、联合国就不合适了,不能将其称作营利模式,但可称为“经营模式”。因为经营是要把一个机构组织按照基本方向和预设的成效,进行有序的梳理、有效的经管和有益的营运,更为便捷地达到机构组织的目的。所以,政府有经营,军队也有经营,联合国也有经营。其实,家庭也有经营,社区也有经营、医院也有经营,公立大学也有经营。就经营的泛义,企业的商业模式、营利模式也可以归于经营模式。当然,管理模式也可以用经营模式来替用。各种模式在概念含义上,因理解的不同,会有某些差别,各人可随意愿选用,没有铁律限制。我之所以倾向于经营模式,只是因为其在对象问题分析上,更有解释力。

泛在的“经营模式”用“模式”来表达并不特别适宜。

“Business Model”引入中国后被语译为“商业模式”,20世纪90年代开始广泛传播。“Business”中文语义很多,其本意与生意、交易比较接近,与“商”缘分较多,因而语译为“经营”可能更为合适。商业模式转为经营模式也有语译上的因由。但“Model”就需要仔细斟酌了。Model泛在的中文意思是模型、模样、模范等,还有其他一些引申的意思。中文“模范”的本意是制造器物时所用的模型,例如铸造所用的型模。范为规制法则,模为取法效仿后的型状。模从范中生,范由模来造,严丝合缝,一模一样。以此意来看,做生意、交易的商业模式并非是固定的模子,经营模式也不应该是固化的。所以,泛在的“经营模式”用“模式”来表达并不特别适宜,用“方式”可能会更灵活一些。“模式”已经泛在、泛用了,修改习惯很难,不妨仍拿“模式”来用,只要不把它看作铁板型模就好。

经营模式关注的是“盈余”。

营利机构的经营模式比较关注如何成长及如何获得“利润”,而非营利机构的经营模式比较关注如何发展及如何获得“盈余”。对利润大家都熟悉了,对盈余怎么看。例如,对政府的盈余怎么看?本性上,政府是为民众服务的。政府要通过自己的行为,使民众获得的公共产品、公共利益一年比一年多,或者质量一年比一年高,由此民众对政府作为的认可及赞誉一年比一年好。这样,与往年相比,这里多出的部分、高出的部分、好出的部分,就是政府追求的盈余。要获得这样的盈余,政府就要想好自己采取什么样经营模式去经营公共产品、公共服务比较好。就此也可以进一步思考:家庭追求的盈余是什么,大学追求的盈余是什么?军队追求的盈余是什么?慈善机构追求的盈余是什么?联合国追求的盈余是什么?等等。这对机构组织发展是个很本质的问题。企业的盈利也可以归属到盈余的涵义中。如果弄明白了这个盈余,就能为机构组织发展方向和经营模式打开许多思路。

现在就要考虑未来的经营模式。

战略是面向未来的总体构思。战略要确立未来的方向,确立未来要做的事情,确立未来想得到的结果。现在的总体构思尽管难以全都符合未来真正到来的实际,但现在必须做出确定性决策。因为今天必须为明天后天协调力量,做准备。当今天确立了未来要做的事情之后,接下来要根据要做的事情可能遇到的问题,预想解决问题的手段。有了预想的手段之后,如何使用这种手段去做事情,并且能够获得预设的结果。这个思考过程就是在谋划未来的经营模式。现在我们看到的大多是“现实经营模式”。例如,廉价航空公司在保持一定服务质量的条件下,通过尽量节约成本的方式获得利润。这是现实的经营方式。而将来人们可能乘坐真空管道中的飞速列车,设想的小时速度在3000公里左右。如何经营飞速列车并能盈利,这就是在考虑“未来经营模式”。

战略经营模式:战略与未来经营模式的结合。

未来经营模式是在战略的指引下,选择某种方式途径,力求得到战略所期望的结果。未来经营模式带有战略的指引和约束。如果将战略和未来经营模式融合起来,就构成了“战略经营方式”。面对战略经营模式,会提出一些问题。例如,现实中有没有战略经营及战略经营模式?战略经营模式和现实经营模式的区别和联系是什么?战略经营模式的功能是什么?以通信技术为例。目前,5G已经在布网运行,对6G美国中国已经启动研究。7G是什么?对7G怎么办?这里,对7G的总体构思就是战略;采用什么技术实现7G,就是在预想解决问题的手段;有了7G的技术手段,如何经营才可以得到预设的成效,这就是战略经营方式问题。构思7G战略却不预想战略经营方式,7G的实现就是一句空话。

战略经营模式就是在寻求战略问题的解决方式。

战略经营模式与战略的实现密切相关。从美国两党最近的倾向和意图看,美国力求在发展自己的时候遏制中国崛起,期望中国永远处于第二及以下的位置,这可能是美国在相当长时期内的战略。用什么办法遏制中国崛起,美国现在就要预想各种遏制的手段,涉及的手段很多,这些手段各自如何使用、如何交叉使用、在什么条件下使用什么手段、在什么时期使用什么手段、综合地做什么事情才能获得遏制的效果,所有这些都是战略经营问题和战略经营模式问题。美国曾经遏制过苏联发展,现在在遏制俄罗斯;美国曾经遏制过日本的发展势头,现在转向中国。这些都是在依据战略而选择不同的战略经营模式的基础上,企求取得成效。中美发展,从长远看还是合作互利为好。美国遏制小国可以,遏制中国、俄罗斯这样的大国,很难。凡是战略问题,都有战略经营,都得由战略经营模式去开辟道路并取得成效。战略的落实和战略的落空都与战略经营模式直接相关。

战略经营模式以结果为导向具有连续的阶段性。

预设的结果是选择战略经营模式的依据。为获得结果,需要以结果为导向,选择不同的经营模式连续地逼近目的。中国北斗卫星导航系统(BDS)从构思到形成全球导航能力,经历了近30年连续逼近的时间。当中国没有卫星导航系统时,曾依赖、借用或从属于外国的卫星导航系统。平时状态如此使用,问题不大;若在紧张状态如此使用,就有可能受制而处于被动。中国从各种经验及教训中认识到,必须有独立自主的卫星导航系统。这就是战略构思和战略动力。

中国在经历20世纪80年代的导航系统方案构思及相关技术试验之后,确立了“建设中国卫星导航系统”这个国家战略,并以这个结果为导向,选择了三球交汇定位、无源时间测距为技术手段,用数十颗甚至近百颗卫星在太空组网结网,形成覆盖全球的定位导航体系。在战略经营模式上,选择了分阶段经营、逐步逼近、多年连续的方式进行建设。

从1994年开始,启动北斗一号工程的研制和建设,此后发射了4颗北斗一号卫星,其经营模式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创建北斗卫星导航试验系统,实现小区域覆盖并为以后的组网提供数据及建设条件。2004年开始启动北斗二号工程的研制,进入正式系统建设。此后发射了23颗北斗二号导航卫星,其经营模式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向全球导航能力扩展并首先实现亚太地区覆盖能力及导航服务问题,以及导航规则制定问题。2009年开始启动北斗三号工程的研制与建设,从2017年11月到2019年12月期间发射了30颗北斗三号导航卫星,其经营模式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继续扩大覆盖能力并全面实现全球导航功能的问题,以及导航检测认证体系的建设问题。按战略规划,2020年再发射2颗卫星就可以全面建成中国北斗卫星导航系统。

2020年之后怎么办?中国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全面建成之后,其战略不再是分阶段逼近目标系统的问题,而是整个系统的持续经营的问题。其经营模式就要转向整个系统的完善、维护及更新,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持续保持北斗系统的可靠性、精确性、安全性、兼容性问题;卫星的更新更替的问题;接踵而来规模化、社会化、产业化、国际化要求的问题;高效且低成本运行的问题。这些都是未来的但现在就要考虑的战略经营模式问题。

中国北斗卫星导航系统(BDS)是继美国全球定位系统(GPS)和俄罗斯格洛纳斯卫星导航系统(GLONASS)之后第三个成熟的卫星导航系统,是联合国卫星导航委员会已认定的供应商。中国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的组网及持续运行就是以设想结果为导向、分阶段选择战略经营模式、连续逼近结果的过程。战略经营模式是对未来做事方式的设想,如同掘进机一样,为战略开辟道路,推动战略管理趋实、落实并逼近设想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