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学习、战略柔性、商业模式创新关系的研究

—— 基于物流企业的调查数据

来源:第一届中国管理国际学术会议入选论文    日期:2016-05-04    浏览量:335次

一、引言

        商业模式这一概念的首次出现是在1957年,但是直到20世纪末电子商务的兴起,才得到普遍的关注。Sinfield,Calder McConnell&Colson(2012)指出,组织一般通过三条路径中来谋求企业成长,分别是对产品研发加大投资,生产提供创新的、改进的产品或服务;以消费者需求为导向,真实了解其需求,以更好的方法或途径来满足客户;根据市场制定或调整战略,通过多元化思路进入新的行业或市场实现其增长[1]。

        近年来随着网络经济的纵深发展,商业模式创新已经成为制造业和服务业应对环境变化获得低成本、快速、可持续价值创造的重要手段。

        相关研究认为组织学习能提升创新和运营能力以应对外界环境的变化[2],战略柔性可以协助企业创新时减少变化管理不确定性和创新阻力[3]。目前企业外界环境发生较大的变化,现代服务业尤其是物流业面临众多挑战,急需进行商业模式和管理创新以应对外界竞争环境,研究组织学习、战略柔性对商业模式创新影响有实际意义。

        现有相关研究对此缺乏相应的深入研究。

        首先,组织学习与商业模式创新的关系缺乏研究。

        其次,战略柔性商业模式创新缺乏研究,对战略柔性中资源及协调柔性对商业模式创新的影响缺乏相应的研究。

        最后,组织学习和战略柔性的交互作用对商业模式创新的影响缺乏相应的研究。

        为进一步开展研究,弄清组织学习、战略柔性与商业模式创新之间特别是在物流企业之间的关系,本文将利用家物流企业调研数据对上述之间的关系进行研究验证。理论上,本文的研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加强组织学习、战略柔性与商业模式创新关系的研究,加深特别是商业模式创新与组织学习和战略柔性的认识;实践上,可以对企业进行商业模式创新提出相应的指导,以应对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

        综合以上分析,可以得到如图1 所示的组织学习、服务创新与组织绩效的概念模型。


二、文献综述与假设提出

        2.1 管理创新

        基于研究视角的不同,目前已经商业模式创新有静态视角和转换视角或动态视角之分,Demil & Le-cocq (2010)认为[4],无论何种视角来研究都是有意义的,各有自己的优缺点。静态视角围绕研究商业模式各要素来说明商业模式的如何建构,侧重于概括公司产生价值的组织活动业务模式的创造机制。Lindgadt& Deimler(2009)提出商业模式是由相关要素构成的统一体,构成要素相互影响、良性互动,构成企业持续竞争优势[5]。Afuah&Tucci,C.(2001)则认为商业模式由顾客价值、收益来源及范围、持续性执行的相关活动和能力等要素构成,但未分别对其进行具体的独立描述[6]。Weill等(2001)商业模式的组成包括企业战略和目标、顾客价值主张、业务收益来源、商业渠道、软硬件设备等构成[7]。Fitzsimmons&Douglas(2008),对商业模式54个构成要素运用探索性因子分析(EFA)的方法进行了分析,提出来利益相关者、能力、价值创造和价值获取四个因子[8]。

        动态视角侧重于描述商业模式创新的演化过程。Chiou  (2011)认为,商业模式需要根据市场环境变化持续地创新商业,维持动态的竞争力以提升自身实力来应对竞争对手的威胁[9]。

        Hedman等认为商业模式不是静态的,它必须随着时间进行开发、创新、管理而保持企业的可持续发展[10]。Morris认为商业模式是动态系统,企业应根据外在环境的变化进行模式调整以维持动态持续改进从而保持自身的竞争力[11]。

        物流业作为生产性服务业,目前面临着获取创造价值变革压力,面临着整合供应链提升价值创造能力,亟需进行能整合企业各种要素的商业模式创新,国内学者进行商业模式。叶伟龙(2009)认为随着物流企业获取和创造价值方式面临深刻变革,商业模式是物流企业获得持续竞争优势的重要保障,提出了以细分市场为主的第三方物流企业商业模式创新方案[12],李靖华(2013)对了商业模式及物流商业模式进行分析,以传化物流为例提出基于"动力-途径-绩效"逻辑的物流商业模式创新过程框架[13]。周敏等(2013)提出进行共同物流商业模式创新的方式和途径,包括形成链式网络合作方式和搭建基于云技术的合作平台等,以利提升企业创造价值能力[14]。杨帆等提出智能物等利用概念性商业模式来进行传统物流商业模式创新,提出创新的智能物流商业模式,说明其发展前景广阔[15]。候龙强提出从客户维度、运营维度、财务维度、产业链维度、社会维度和成长维度等方面进行商业模式创新评价,提出构建基于物联网的物流园区信息平台商业模式[16]。

        综上所述,商业模式创新是物流企业应对内外部环境的必然选择,随着电子商务的迅猛发展,传统生产方式、流通方式发生革命性的变革,如何进行组织学习-战略柔性-商业模式创新之间的关系显得尤为重要。

        Linder & Cantrell (2000)把商业模式创新称为“变革模式”,根据核心逻辑的变革程度,把商业模式创新分为四类: 现实模式、更新模式、扩展模式和旅途模式[17]。

        根据前人的研究成果,本文将商业模式创新分为渐进性商业模式创新、颠覆性商业模式创新,渐进商业模式创新侧重于立足现有组织资源进行当前模式挖潜和改良,渐进进行模式创新,提供符合客户需要的服务和产品,以审慎和局部推广的态度进行商业模式的改良和创新。

        颠覆性商业模式创新是进行经营范围和领域的拓展,可以向前向后延伸到新的业务领域和市场,对现有的商业模式经过深思熟虑后进行彻底的变革,进入创新后的商业模式运作后一般不后退,从而实现价值链、产品、组织运作方式的改变,对企业有较大的影响。

        2.2组织学习与商业模式创新

        组织学习是在组织利用各种隐形和显性知识与信息连续改变和调整自身的组织结构、业务模式、管理方法以适应变化的外在环境,提升其动态适应能力的学习机制和创新机制。March(1991)提出组织学习的探究式和利用式学习[18]。

        当外界的市场环境发生变化,而现有的组织业务模式、技术和管理方法及手段不能适应变化时,需要及时进行探究式学习,摆脱现有的知识领域,开创符合企业应对外界变化发展的知识领域,应用式学习主要是指通过对企业现有知识体系深化、挖掘来逐步丰富和扩大知识领域,以增加适应外在变化环境的竞争能力。

        根据前述学者的研究,一般而言,物流企业为应对外界环境的变化,进行商业模式创新,提升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无论何种类型的组织学习对物流企业进行商业模式创新均具有正向影响,根据组织学习类型不同对物流企业商业模式创新的不同影响,本文提出如下假设:

        H1探索性组织学习对渐进性商业模式创新有显著正向影响。

        H2探索性组织学习对颠覆性商业模式创新有显著正向影响。

        H3应用性组织学习对渐进性商业模式创新有显著正向影响。

        H4应用性组织学习对颠覆性商业模式创新有显著正向影响。

        2.3战略柔性和商业模式创新

        战略柔性指企业为应对快速变化的内外部环境,准确、快速投放、应用各种人力、物力、组织等资源的能力。

企业有效识别激烈变化的环境,并在此环境中快速、灵活的投放、应用资源的能力。

        Sanchez(1997)将战略柔性划分为资源柔性和协调柔性两个维度。资源柔性有,以下几个属性:各种资源使用范围与柔性成正比;与资源转化用途的所花费时间、成本、难易程度、成反比(资源转化时间、成本、难度越小,资源柔性越大)[19];协调柔性反映了企业在将组织的各种资源使用在进行可替代战略转换时的协调能力,体现了合理利用和配置资源的灵活程度,为达到企业的目标,合理界定资源使用范围、配置相应的资源,建立相应的资源链来应对战略转换[20]。

        H5:战略柔性对物流企业渐进性商业模式创新有显著的正向影响。

        H6:战略柔性对物流企业颠覆性商业模式创新有显著的正向影响。

        2.3.1战略柔性与组织学习

        组织学习和战略柔性的关系也得到了学者的关注。Snotos-Vijande等(2012) [21]的研究证实组织学习与战略柔性之间的正向关系,组织学习、战略柔性。

        在复杂多变的外在环境中,组织学习的主要目的是要利用好战略柔性来提升应对外界客户需求和运作模式变化的能力,降低经营风险,良好的组织学习机制能利用战略柔性有效调动各种资源来进行商业模式创新,进而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战略柔性能作为组织学习和商业模式创新之间的中间变量,组织学习通过战略柔性的作用进而传导到商业模式创新。

        企业为提升识别环境,提升应对外界变化的能力和影响,势必要进行组织学习后,通过对企业资源合理运用进而进行商业模式创新,提升企业的综合实力,而根据企业实际情况正确利用和协调企业内外部资源进行商业模式创新,拓展自身的服务能力和范围是企业特别是服务企业的重要手段。

        组织学习可以直接对商业模式创新产生作用,而且通过战略柔性中间变量对商业模式创新产生间接影响,组织学习能力大小与企业学习、利用、科学管理资源和能力柔性有很大作用。

        王铁男等(2010) [22]的研究证实了组织学习与资源柔性和协调柔性均有正向关系。陈国权(2012) [23]研究结果表明:组织授权对战略柔性有正向影响;组织学习能力对战略柔性有正向影响,同时组织学习能力对组织授权与战略柔性间关系的中介效应显著。

        以上研究表明组织学习可以对提高战略柔性,同时可以与战略柔性交互对商业模式创新产生影响,应用性和探索性组织学习与战略柔性交互后对渐进性和颠覆性商业模式创新起正向影响,企业通过组织学习与战略柔性交互产生1+1>2 的作用,据此本文提出如下假设:

        H7:应用性组织学习对战略柔性起正向影响作用。

        H8:探索性组织学习对战略柔性起正向影响作用。

        H9:探索性学习与战略柔性的交互作用对渐进性商业模式创新有正向的影响作用。

        H10:探索性学习与战略柔性的交互作用对颠覆性商业模式创新有正向的影响作用。

        H11:应用性学习与战略柔性的交互作用对渐进性商业模式创新有正向的影响作用。

        H12:应用性学习与战略柔性的交互作用对颠覆性商业模式创新有正向的影响作用。

三、实证检验

        3.1数据的收集

本文通过问卷调方法获取数据验证所提出假设。调研企业为江苏物流企业,。江苏的制造业实力雄厚,是全国发达的制造业基地,作为为制造业服务的江苏省物流业发展速度较快,但服务的质量和范围有待提高。

        因此,江苏物流企业商业模式创新是提升其服务能力的重要抓手,深入了解物流企业商业模式、组织学习等现状,提出科学分析为其健康发展提出有益的建议。首先,调研团队依据现有文献与企业一线的经营团队设计了调研问卷,并与相关专家进行了深入的探讨,进行了多次反复的修订,利用初步的调研问卷对南通部分物流企业进行了实际走访调研,根据结果进行了进一步的修订,开发出调研问卷的终稿。为减少同源误差,根据Podsakoff等(2003)[24]的建议,将问卷分成两个独立部分。第一部分主要包括企业规模、企业寿命、市场不确定、竞争强度等变量,第二部分主要包括组织学习、商业模式创新等变量。调研数据采用面对面、电话等方式获取数据。为保证问卷填写的完整性、有效性,调研前调研组成员都认真学习了物流企业组织学习、战略柔性、商业模式创新背景知识的了解、问卷中所有问题的具体内涵。在调研时,至少有两名以上的企业管理人员分别回答问卷的第一和第二部分。最终获得有效企业样本237家。为测量调研过程中潜在的未回答偏差(non-response bias),我们根据企业参与调研的不同时间,将有效问卷分组进行比较,没有发现显著差异,说明本次调研不存在显著地未回答偏差。

        3.2变量的度量

        本文的变量采用李克特五点计分法进行度量。在汲取前人研究成果和实际调研的基础上,根据本文的研究对象本文用5个指标来度量渐进性及颠覆性商业模式创新模式;战略柔性采用5个指标度量,探索性学习和应用性学习各用4个指标度量。本文的控制变量有:企业规模、企业年龄、市场不确定及竞争强度。

        3.3信度和效度检验

        信度通常用Alpha系数验证,当Alpha值超过0.7时,一般认为测量指标是有效的。本文所有变量的Alpha值都超过了0.81,通过信度检验。一个共同变量由一群指标测量,表明存在聚敛现象,聚敛效度通过因子负载(Factor loading)检验。因子负载大于0.7通常被认为是合适的[21]。表1表明所有指标的因子负载都大于0.7,因此,本文的度量指标有很好的效度。


 

 

 

        本文采用多元回归分析方法验证所提出的假设。具体分析结果见表3。

        表3回归分析结果表明:

        模型1 (β=0.048,p<0.05)和模型2 (β=0.102,p<0.05)表明探索性学习与渐进性商业模式、颠覆性商业模式创新有显著的相关关系,假设1和2得到支持。物流企业要从生产性物流业转向生活性物流业,对物流业务的接洽、仓储和运输管理模式、企业的组织方式发生改变,物流企业要对注重获取对公司全新的制造技术与技能和全新的管理与组织方法来提高创新的效率,而通过探索性组织学习能提升组织渐进性或颠覆性的商业模式创新的能力。

        模型3 (β=0.170,p<0.01)表明应用性组织学习与渐进性商业模式创新有显著正向关系,假设3得到支持,物流企业发展环境发生了较大的变化,加强组织学习,进行商业模式的创新,以满足客户的需求是企业的当务之急,电子商务模式改变使得传统的制造业的生产模式、销售模式、管理模式和消费者的消费习惯和方式发生改变,应用性组织学习对渐进性商业模式创新起持久支持作用,通过原有资源利用的基础上对自身的组织管理模式、商业模式、资源等原有组织资源的利用和学习,能有利于符合自身需要的商业模式进行逐渐改良和创新。

        模型4 (β=-0.073,p>0.05)表明应用性组织学习与颠覆性商业模式创新没有显著关系,假设4没有得到支持,说明物流企业把全新的商业模式引入自身的运作体系,并为客户和自身创造价值应用性组织学习不适合此种类型商业模式创新。

        当战略柔性高时,原有组织资源和新资源的使用范围大,商业模式创新转换时间、难度低,企业能减少时间和成本的浪费而能改变企业商业模式策略和经营管理办法,以更好地应对环境变化和客户不断提升的服务需求,不管是渐进性还是颠覆性商业模式创新,战略柔性都能起显著正向作用,在模型5和6里面得到了证实。模型5中战略柔性β=0.210,p<0.001,应用性组织学习β=0.160,p<0.01,探索性组织学习β=0.016,p>0.05)表明战略柔性对物流企业渐进性商业模式创新有显著的正向影响,战略柔性主要是通过应用性组织学习对渐进性商业模式创新起中介作用,对探索性组织学习的中介作用不明显,假设5得到支持。模型6战略柔性β=0.172,p<0.05,应用性组织学习β=-0.126,p>0.05,探索性组织学习β=0.207,p<0.05)表明战略柔性对物流企业颠覆性商业模式创新有显著的正向影响,而且战略柔性主要是通过探索性组织学习对颠覆性商业模式创新起中介作用,对应用性组织学习的中介作用不明显,假设6得到支持。

        模型7应用性组织学习β=0.386,p<0.05,应用性组织学习对战略柔性起显著正向作用,假设7得到支持。探索性学习不遵循现有学习轨迹,彻底反思原有的商业模式为应对外界环境的变化致力于大幅度更新原有的知识、服务模式、商业服务模式,会对企业资源利用和协调的柔性起正向作用。

        模型8探索性组织学习β=0.066,p<0.05,颠覆性组织学习对战略柔性起显著正向作用,假设8得到支持。应用性学习是沿着现有轨迹进行的学习,其建立在现有的知识、技能、管理的基础上,通过应用性学习提高企业现有资源、组织结构的协调和利用利用,采用在对现有资源利用上的改良服务模式、组织机构、服务策略等。

        模型9探索性学习与战略柔性的β=0.137,p>0.05,探索性学习*战略柔性的交互作用对渐进性商业模式创新没有起显著正向作用,假设9未得到支持。

        模型10探索性学习与战略柔性的β= 0.010,p<0.05探索性学习*战略柔性交互作用对颠覆性商业模式创新起显著正向作用,假设10得到支持,战略柔性反映了企业利用和拓展企业资源的能力。探索性组织学习可以帮助组织以全新的视角来更新和获取知识,通过对资源的合理利用和协调配置帮助企业获全新的颠覆性商业模式实施方案,增强对企业外部环境的应变能力,提升其对客户反映速度。

        模型11应用性学习与战略柔性的β= 0.124,p<0.05,应用性学习*战略柔性的交互作用对渐进性商业模式创新起显著正向作用,假设11得到支持。

        应用性组织学习是沿着现有轨迹建立在现有知识技能进行的学习,企业会将更多的时间、精力投入到现有的组织资源上,从而增加企业现有资源的利用,战略柔性反映了企业利用协调各种资源的能力,在企业进行渐进性商业模式创新时,通过对企业现有知识的应用和改良在有相应的组织资源利用的配合,减少模式创新阻力,提升企业根据客户进行商业模式创新的能力。

        模型12应用性学习与战略柔性的β= -0.147,p<0.05,应用性学习*战略柔性的交互作用对颠覆性商业模式创新没有起显著正向作用,假设12未得到支持。

        4.讨论与结论

        本文的理论贡献体现在四个方面:

        一,本文关注了组织学习对商业模式创新特别是物流企业商业模式创新的影响。本文发现应用性学习与渐进性商业模式创新正相关与颠覆性商业模式创新没有显著关系、探索性组织学习和渐进性和颠覆性商业模式创新正相关,由于物流企业是比较成熟的产业,而应对多变的外部环境,进行商业模式创新成为必然选择,本文的研究丰富了对物流企业组织学习与商业模式创新关系的认识。准入门槛低,应用性学习注重对企业现有资源的把握,更适合于物流企业。

        二,本文分析了对组织学习和战略柔性的影响。发现应用性和探索性组织学习对战略柔性均具有显著的正相关,无论是遵循现有学习轨迹还是进行全新的组织学习均能提升对企业资源利用和拓展的能力,本文的研究提升了组织学习战略柔性关系的认识。

        三,本文研究了战略柔性对渐进性和颠覆性商业模式创新的影响,发现均具显著正相关,战略柔性反映企业利用和配置资源的能力,企业要进行商业模式创新势必要进行相应的资源调整。

        四,本文研究了组织学习和战略柔性的交互作用对商业模式创新的影响,发现探索性学习与战略柔性的交互作用对颠覆性商业模式创新有正向的影响作用,应用性学习与战略柔性的交互作用对渐进性商业模式创新有正向的影响作用。所以组织在进行商业模式创新时不仅要考虑组织学习、战略柔性的独立影响,也要思考两者交互作用对商业模式创新的影响,以更好进行商业模式创新。本文的研究深化了对组织学习、战略柔性与商业模式创新关系的认识。

        本文对实践具有较好的指导价值,为了提升物流企业的绩效,一方面企业进行组织学习时要加强应用性学习方式选择,另一方面加强渐进性服务创新方式研究,而且应用性学习和渐进性服务创新的共同作用也会提升物流企业的组织绩效,同时开展应用性学习并选择渐进性服务创新必将会对企业组织绩效的提升产生积极的促进作用。

        本文的局限性和未来研究方向主要有三个方面。

        一,本文采用的是横截面数据分析组织学习与商业模式创新的关系,不利于检验两者之间的因果效应,未来可以采用时间序列数据进一步分析。

        二,没有分析探索性学习和应用性学习的共同影响。目前物流技术发展迅猛,物流服务领域和方式多样,服务创新日新月异,探索性学习和应用性学习各有利弊,采用何种方式要根据企业自身的实际情况,而且也有学者提出二元学习,后续研究可以分析两者对组织绩效的共同影响

        三,其他创新因素来源及影响因素、管理模式、组织资源的有机融合对商业模式创新的影响以及对战略柔性进行进一步细分后观察其组织学习的共同作用对商业模式的影响也是未来的一个研究方向。(作者:包耀东)

 

参考文献:

[1]Sinfield,J. V.,Calder, E.,McConnell,B.,Colson,S.  How to Identify New Business Models [J].MIT Sloan Management Review 2

[2]Atuahene-Gima, K. Resolving the capability-rigidity paradox in new product innovation [J]. Journal of Marketing, 2005, 69(10): 61-83.

[3] Das T.K., Elango B. Managing strategic flexibility: key to effective performance [J]. Journal of general Management, 1995, 20(3): 60-75.

[4].Demil,B.,Lecocq,X .Business Model Evolution: In Search of Dynamic Consistency[J].  Long Range Planning 2010,43 (2-3):227 -246

[5].Lindgadt, Z.,Reeves,M.,Stalk,G.,and Deimler, MS.,Business model innovation-When the game gets tough,change the game [R]. The Boston Consulting Group,2009.

[6].Afuah,A.,and Tucci,C.,Internet Business Models andStrategies:  Text and Cases [M].Boston:  McGraw Hill /lrwin,2001.

[7]Weill,p.,and Vitale, M. R.,Place to Space Migrating toE-business Models[M].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Press,2001.

[8]Aziz,S.A.,Fitzsimmons,J.,Douglas,E.Clarifying the  Business  Model  Construct  [D].ACSE,2008.

[9]Chiou, C. H.  Dynamic Capabilities,Collaborative Network and Business Model:An Empirical Analysis of Taiwan HTC Corporation[J].African Journal of Business Management 2011,5 (2):294-305.

[10]Hedman,J.,Kalling,T.  The Business ModelConcept:Theoretical Underpinnings and Empirical Illustrations[J].European  Journal of Information Systems2003 .12(1):49 -59 .

[11]Morris,M.,Schindehutte,M.,Allen,J. TheEntrepreneur' s Business Model:Toward A Unified Per-spective[J].Journal of  Business  Research  2005,58(6):726-735.

[12 ]叶伟龙.基于细分市场的第三方物流企业商业模式研究[ D ].大连: 大连海事大学,2009.

[13]李靖华; 叶浅吟.物流企业商业模式创新过程分析 [J].企业经济,2013(11):60-64

[14]周敏,黄福华.技术驱动下的共同物流商业模式创新路径研究[J].江汉论坛,2013(6):

[15]杨帆,肖艳.智能物流发展及其商业模式的优势[J].综合运输,2013(4):27-30

[16]候龙强基于物联网的物流园区信息平台设计及商业模式评价研究[ D].鞍山:辽宁科技大学,2012.

[17]Linder,J.,Cantrell,S.Changing Business Models: Surveying the Landscape[D].Working paper,Accenture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Change,2001 .

[18] March J. G. Exploration and exploitation in organizational learning. Organization Science, 1991, 2(1): 71-87.

[19] Sanchez R. Preparing for an uncertain future. International Studies of Management & Organization, 1997, 27: 71-95.

[20] Sanchez R. Strategic flexibility in product competition. Strategic Management Journal, 1995, 6: 135-159.

[21] Santos-Vijande M L, López-Sánchez Já& Trespalacios J A. How Organizational Learning Affects A Firm's Flexibility,Competitive Strategy and Performance [J]. Journal of Business Research, 2012, (8).

[22] 王铁男, 陈涛, 贾榕霞. 组织学习、战略柔性对企业绩效影响的实证研究[J]. 管理科学学报, 2010, (7): 42-59.

[23]陈国权,王晓辉,李倩,雷家骕.  组织授权对组织学习能力和战略柔性影响研究[J]. 科研管理. 2012(06):128-136

[24] Podsakoff PM, Organ DW. Self-reports in organizational research: problems and prospects [J]. Journal of Management, 1986, 12: 531-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