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抗疫情,中国加油

我们不是英雄,我们只是来尽“绵薄之力”丨白衣战士抗疫日记

来源:科技日报    日期:2020-02-11    浏览量:69次

科技日报记者 俞慧友 雍黎 王春 叶青 约稿 

通讯员 李姗 王奕璇 孙钰 简文扬 李饶尧整理 

来湖北省参与医学援助的国家医疗队队员们,来自祖国的四面八方,也都来自他们的“本心”:自愿前往参战!为了参战,不管资历深浅,但凡党员,都不忘在请战书上“备注”:我是共产党员。不是因为党员的身份格外值得骄傲,而是大家都觉得,党员更容易“入选”,更有可能获得加入这场人民保卫战的机会。

是的,在我们的眼里,他们是英雄。在部分朋友的眼里,他们可能还是“逞英雄”:岁月静好的日子不过,非要去危险的地方“折腾”。

可是,在他们眼里呢?他们觉得自己不是英雄。只是祖国正好需要,而他们正好有这个机会去尽“绵薄之力”。

致敬!致敬白衣战士,我们心中最可爱的人!

我不想当英雄,我只是有“救死扶伤”的天职

2020年2月11日 星期二 武汉 阴

讲述者:国家医疗队队员、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儿科医生陈志衡

援助地点:武汉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重症监护室

7日夜里23点,请战武汉的我,接到通知进入“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援鄂国家医疗队”。

按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要求,我们团队130人,包括30名医生和100名护士,接手同济医院中法新院重症科。抽调的医护人员,主要来自感染科、呼吸科及重症监护室的业务骨干,我是唯一的儿科医生。我对自己比较自信的是,自己懂成人重症疾病,又处理儿童危急重症诊十余年,现在前往处理成人疾病,也算“小儿科”。

第二天出发前,我们接受了避免自身感染和穿脱隔离服等的培训。这很重要,就算自己不怕死,也不能因为自己的疏忽大意而殃及池鱼。

那天回家吃饭,父母眼神里全是担忧。其实,得知我出征武汉,很多朋友发来微信,不少骂我傻瓜的......毕竟这样的盛世繁华,都想好好活着,谁都不希望自己亲人好友去做英雄去冒险。

中午那顿饭,家人总算勉强维持了“表面”笑容,吃完了。我一岁四个月的小儿子,今天不知是不是心灵感应,不会说话的他,总抱住我大腿不放。家人们要送我,我也拒绝了,毕竟是特殊时期。

其实,我真的不是想当英雄。但很多事不是能不能做,而是多危险的事,都总要有人去做。我是医生,救死扶伤是我的天职。

那天,我们出发了,整整三大巴车的人。所有院领导都来送行。一场气势磅礴的动员大会后,我们在前后警车开道下,快速到达高铁站。那里,特警守卫前来护送,并向我们敬礼,也让我们很感动。

进入武汉,万人空巷,寂静无声,感触良多,真希望的,是快点结束这次疫情!

爸爸的短暂离开,是为了更多人能吃上热乎乎的汤圆

2月8日 星期六 武汉 天气阴

讲述者: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员、副主任医师李传伟

援助地点:医疗队武汉驻地

往年的正月十五,我大多是在家里,和女儿一起做汤圆,那时望向窗外,也是万家灯火、人声鼎沸的热闹场面。今年,是不一样的元宵节了。

今天,收到老婆发来的视频。视频里,女儿一个人在默默地包汤圆,边包边小声地说:“这是妈妈的,这是妹妹的,这是我的。”她耐心细致地揉着面团,包了一个小黄鸭形状的汤圆,低声说:“这个是要给爸爸的。”

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我当时真的忍不住眼角湿润,心里一阵抽痛。双手被洗手液泡得破皮不是事,脸上被防护罩压出血痕也不是事儿,每天在“红区”里待上好几个小时都不算什么,唯一对不住的就是在女儿想我的时候不能陪伴在她身边。

临走时,我告诉女儿,“爸爸要去武汉打怪兽。”也不知道这个谎言还能安抚她多久。

2月11日,由陆军军医大学陆军特色医学中心医护人员自编自演自唱的原创歌曲《出发 回家》发布。

医疗队的战友转发了一条据说是武汉光谷十五小105班的师生送给我们医疗队的小视频。我想给女儿看一看,我希望小小的她可以明白,爸爸的短暂离开,是为了让更多人能够吃上热乎乎的汤圆,为了更多小朋友能够恢复正常生活,回到学校,重返游乐场,让寂静的城市再次喧嚣,让空旷的学校再度响起琅琅读书声。当那一天实现时,爸爸也会静静回到她身边。

没有什么事是救援队员完成不了的!

2月11日 星期二 武汉 阴

讲述人:中国国际应急医疗队(上海)队员、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药学部 黄国鑫

救援地点:武汉客厅方舱医院

2月7日正式进舱。方舱医院的药学组组长临时通知救援队的药师第二天一早8:30在方舱医院开会。

第二天,大家准时到达,才发现难度不小,电脑系统要现学,药库分在一楼和二楼的不同房间,库房里物资与药品混放。同时新进药品一到就需要立即验收。

由于方舱医院的药品都是从不同地方紧急调拨的,寻找起来很困难,也无规律性。在这种情况下,正好是考验我们药师能力的时候。

我们药师团队共十人组成,都是来自各省市国家救援队的精英,由陕西队的廉江平药师担任组长。大家的专业能力很强,配合也默契。不夸张地说,一个眼神就知道下一步要做什么。

第一个班,由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江苏)的顾药师和我一起上。很开心他也是一名党员,我们相互加油说:“党员先上”。我们做了分工,他熟悉系统,我整理2楼仓库,组长也留下帮忙整理1楼药房。就这样,很快我们都完成了自己的任务。

因临时组建缺少人力与办公物资,我们就自己动手,先是安装冰箱组件,没有说明书,我们就摸索着来;要绘制药品分布图,没有电脑绘图,我们就手绘,没有什么事是救援队员完成不了的。组长都忍不住夸赞我们俩。打心底里觉得,我和顾药师非常默契,虽然是第一次见,却很合得来。

经过12小时奋战,我们发放了药品450人次。圆满完成今日工作,我们俩都非常满意,也特别感谢廉组长对我们年轻药师的信任,把第一个班安排给我们。

下班了,终于可以透一口气,匆忙去了洗手间。朋友圈里报个平安,一切安好。武汉加油!

为这座城市的苏醒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2月11日 星期二 天气阴

讲述人: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ICU男护士刘贺芳

援助医院:武汉汉口医院

援鄂10来天,这座城市带给我太多感动。来武汉的航班上,机组人员一句“平安接我们回家”,已戳中了我的泪点。

医院刚开始召集赴武汉的队友时,我马上报名,但又担心年龄小、资历浅,我才刚工作半年,因担心落选,我特意加了一句“我是党员”。接着又赶紧打电话给家人,家人坚决反对,我只好苦口婆心骗他们说其实没那么危险。

当得知自己被选为医疗队队员时,百感交集,激动、期待、紧张、害怕、自信……我害怕自己工作经验不足给大家拖后腿,又自信ICU出来的人可以帮得上忙。每个人都害怕死亡,但危难时刻总得有人顶上去。

武汉确是“空城”了,路上空无一人,偶尔看到一个人还和师姐开玩笑说肯定是去医院上班的医护。来之前已经做好艰苦奋战的准备,但没想过会住这么好,生活方面什么都有,什么都能满足。这些天来医院也特别给力,在这支一百多号人的医疗队里,我特别骄傲自己是中六人,医院不停为我们提供各种生活保障,领导也是关爱有加,还有很多很关心我的朋友、师兄师姐,有被家人牵挂的感觉。

穿上防护服不难,但全副武装后整个人会缺氧,护目镜起雾,让我看不清输液管里的液体有没有滴,N95每次压得我脸上全是痕迹,鼻梁还压肿了,耳朵的勒痕已经快要起水泡了……病区的患者很多,有的病情很重,在医疗条件有限情况下,我们都竭尽全力做到最好。

和病人熟络之后,我在工作间隙会跟他们聊家常,从一句“阿姨,您是本地人吗”到武汉饮食,到景点,再到房价,最后他们要给我介绍女朋友。我觉得这样可以拉近我们的关系,让病人心情愉悦。虽然全副武装很难受,但我还是喜欢并且适应了这样的工作方式。

由于整个病区只剩下医生护士,每天给患者发饭喂饭、打扫病区卫生、清理医疗垃圾、修理各种东西也都成了我们每天工作的一部分。

我只是做自己想做的事,只是不想以后会有遗憾,从来没想过要多受关注,从来没想过要怎么宣传自己,所以一直我都是沉默的,只想为这座城市的苏醒尽自己的绵薄之力,好好完成自己的工作,问心无愧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