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劲:管理创新的新叙述

来源:中国管理科学学会    日期:2021-03-24    浏览量:125次

导  语

现在是数字化的时代,数字经济导致经济发展模式变化,各类数字科技引发经济革命和产业革命。那么接下来,如何适应人机交互、人机共存和混合智能的新智能时代是非常关键的问题。今年的《哈佛商业评论》中国年会上,中国管理科学学会副会长,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清华大学技术创新研究中心主任陈劲认为,观念变革是根本,而非技术。


文/中国管理科学学会副会长、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 清华大学技术创新研究中心主任、《清华管理评论》执行主编 陈劲



要寻求下一代管理范式,就要应对物联网、人工智能、区块链等科技带来的管理挑战。我们要更加关注人类思维模式的变革,特别是关注文明对话所带来的价值观的相互理解,共同促进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建设,实现世界和平、可持续发展的重要目标。

为了做到这一点,我们所需要的是理解管理范式的转型,要从传统工业时代营运、封闭、控制、资源和经济导向的发展模式走向创新、开放、赋能、知识以及关爱为主要特征的新管理范式。形成新的管理范式根本任务是实现观念的变革,因为我们的危机不是技术危机,现在新技术革命包括数字科技发展已经很成熟了,所以问题不是技术问题是观念范式的问题。


为了迎接新的挑战,我们要进行新范式的变革,主要从传统机械式、还原式、决定式的牛顿和笛卡儿体系解放出来。因为他们强化了绝对时空和简单的机器理念,他们描述的是一组精准数字法则或者数学法则而勾画出的机器。我们在讨论数字革命带来社会发展场景过程中,我们千万要防止数字革命对人的发展的不当干预,造成人的异化。

西方社会发展到现在面临的危机源于思想。去年有很多经济学家参加了在爱丁堡召开的会议,共同讨论资本主义发展面临的危机,为什么选爱丁堡呢?因为爱丁堡是亚当•斯密的故乡。这反映出西方社会强调控制、理性的管理思想遇到了不小的危机,这也是西方社会目前暂时不能处理好疫情的重大原因,与东方文化特别是中国统一统筹资源、以整合思维有效调动社会积极性形成了极大的对比。

西方社会所带来问题是他们把世界看成已经形成完全由造物主构造的机器,但其实在新兴科学发展过程中来自生物学和物理学中的进化理论越来越需要新科学理论,它在迫使自然科学家来放弃传统原子思想,同时也要求我们从管理科学发展过程中进行观念革命。

来自马尔科和达尔文生物进化论表现的世界是不断进化和变化的系统,这个过程中进化和变化原来呈现的是混沌场景,如果进行更高层次进化和演化反而会形成更有秩序、更为复杂的系统状况。所以简单系统发展方向并不是完全走向分布式,不是完全走向无序,而是要走向复杂系统发展阶段。

来自热动力学的理论也是充分证明了任何系统都可以从复杂形势演化成有结构和非结构化并存的复杂情况,这就摆脱牛顿力学的局限,演变更好的发展场景。

来自量子力学所提出的结论更为精彩,这次中央政治局24次集体学习把量子科技作为发展思路,因为量子科技不仅对科学研究带来巨大挑战,也对管理发展带来挑战。谷歌给员工20%自由度以及很多企业开始采用OKR放弃KPI,是逐渐走向量子力学的很好的验证,给员工自由探索的时间,让公司不断在试错环境中自主增长,演化出一个更好的复杂的形态。

所以这个过程中通过量子力学而形成的量子管理学对整个管理的发展是有重要意义的,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启示:

第一,是有更多整体的理念。这恰好跟中国文化是高度一致的,因为西方管理模式最大缺点是原子论思想,而没有整体思想。中国文化里天人合一以及新型举国体制是整体观非常好的体现。

第二,是量子物理学引发的企业变革让企业同时具有波粒二象性,即在有秩序和无秩序组织中形成均衡。对此非常优美的描述是实现结构化的混沌或者实现边缘竞争。一个真正有价值企业并不是没有边界的企业,那是非常理想主义的描述,当然也并不是严格科层式的企业,它一定是科层和自由探索中形成有效均衡的企业,这是量子力学描述波和粒有效的组合。

第三,是需要更多自下而上的推动变革,强调个人创造力的发展。中国企业发展很大不足是忽视员工的创意,数字科技发展逐步把重复性和污染型工作给机器发展,那么人的工作就是发展创造力,创造力和自律兼顾的员工是未来最优秀的员工。

第四,关注多元化,实现百花齐放。关注员工多元化发展,从而实现企业的文化自信。

第五,工作节奏不是交响乐而是爵士乐的即兴演奏。员工要从物质和精神奖励得到受重视和有价值的感觉。

第六,注重可持续发展目标并在愿景方面寻求新的价值。这是量子革命所带来管理变革最重要的启发。


所以我们重视数字科技可能就像一个人很重视他的天赋,但世界上真正有价值的人是有品质的人,而不是“天才”。长远来看具有高尚品德的人更有价值,这就是我们想看到的结果。

所以我们强调在物资精神、情感过程中开发人的心灵资本,这成为国家、企业发展重要的组织变革。



第七,培养高灵商(心灵资本)(SQ)领导力成为下一代管理者发展重点。具体内容在此不展开,它有很多层面可以去预见或者预测,是形成高水平高素养领导力的要求,这一点非常关键。

这个过程中下一个重点是从传统牛顿观向量子观的转型,那么这个过程中还是以西方价值观为核心么?其实不尽然,新的管理方向是应该继续发挥中国传统文化的优势,例如中国文化有很强的革故鼎新的意识、与时偕行的理念。和当今战略管理的动态能力是不谋而合的。


宽容精神来自易经、论语和礼记·中庸古典,包括对多元文化包容也是中华文化固有的特征,从夸父追日来看中华民族是鼓励创新,而且是包容性很强的民族。

最后,无为而治的自由精神是道家管理思想,道家管理思想是刚才我推荐的量子思想较为类似。这个巧合是非常有意义的,无为而治自由思想对中国数字化变革带来最重要的启发,因为中国社会发展就是适合互联网发展的社会,中国社会取得今天的成功就是充分利用了源自于道家自由探索思想和强调关系互联所带来整个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因此道家精神有很好的发展空间。

今天我想讲的趋势是进行观念变革,而不只是技术的发展,从牛顿到量子思想是需要关注的,从传统儒家文化上升到中国道家文化的思想也是很有意义的,我可以预测的说,21世纪的企业管理要充分借鉴量子思想和道家思想所带来的观念变革,这样两个源自东西方的看起来并不交融但实际上是高度融合的思想观念,这是组织变革的重要指导法则。


在美好时代,让我们道法自然,用更多道家思想和互联网精神改造传统产业,用量子思想形成量力而行,打造更有生命力的组织。

↑ 2020年《哈佛商业评论》中国年会陈劲教授发言


文章来源 :《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