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制与中国早期国家管理模式

来源:2016年03月02日    日期:2016-03-16    浏览量:327次

      早期国家的形成与国家起源问题密切相关,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以古代希腊、雅典、罗马和日耳曼的社会发展情况为据,揭示了这些地区的国家起源道路是社会分化为阶级,阶级彻底摧毁氏族制度,并在氏族制度的“废墟”上,以地域划分国民,从而建立起国家。但恩格斯没有提及古代中国的国家形成道路。

中国特色与服制的起源

      中国古代国家起源的道路与希腊、雅典、罗马等不同,它并未摧毁氏族制度,而是在氏族组织普遍存在基础上建构了国家。恩格斯认为,国家出现的目的是“缓和冲突,把冲突保持在‘秩序’的范围内”,国家缓和冲突的功能不是靠武力镇压方式实现,而是靠其管理功能实现。国家管理功能追求的终极目标是社会各阶级阶层和平共处。古代中国早期国家起源、形成和初步发展阶段,走的正是一条各部落、各氏族相对和平共处的道路。晁福林先生指出:依靠固有的血缘亲情,加强氏族、部落间的亲密联合,礼是氏族、部落内部及相互间关系的准则,礼对黏合氏族、部落关系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在处理氏族、部落与部落联盟外部关系时,联盟与联姻方式是主要的手段;古代中国的早期国家形成是由社会管理需要促成的;部落联盟领导权的禅让制是古代中国早期国家构建的重要标识。

      《尔雅•释诂》:“服,事也。”中国远古时代,人类社会甫一出现就有“服”的关系存在,如族群内的公共事务。进入文明时代后,这种关系由习俗逐渐演化为制度。早期国家产生后,服的事义转化为服政事。从施治者一方说,“服”是管理,是征服;从受治者一方说,“服”是服从。随着国家的发展和支配地域的扩大,“服”的制度逐渐进步和系统化。统治者以“服”将不同地区或不同部族的管理分门别类,使之成为建构国家的组成部分,“服”在不同地区和不同时代有不同的称谓,中国古史上有夏商时代的内服与外服、周代的五服。夏商周时期是早期国家形成和发展时期,服制是处理国家各组成部分之间权力义务分配的主要制度形式,既体现夏商周时期的国家结构,又是统治者对一切服从王朝者的管理方式。

夏代内外服制的建构

      中国早期国家的产生,与尧时期开始至禹时期成功治理洪水这一公共事务密切相关。禹在组织各部族治水过程中,明确了各部族的权力义务分配,加强了部族间的团结合作。据《遂公盨》及《尚书•禹贡》知,禹治水成功后根据各地土地物产,制定各部族对族邦联盟的贡赋服制。启即位后继承禹分配各部族权力义务的做法,整合了服从统治的部族,以夏族及与夏族关系密切的族属为基础分配权力义务,使之居于王都附近,供职于王庭,建立内服制,而那些距离王都较远的部族负责拱卫王都,被划为外服,建构起以夏王为政治中心、王都为统治核心、内服势力为王朝统治政治基础、外服势力为王朝外藩的国家结构。启通过管理内外服实现对整个国家的治理,建立了以内外服为特征的国家管理模式。启将以往各部族向核心族邦联盟进贡的传统转变为夏的国家制度——朝贡制度。

商代内外服制的建立与演变

      至夏商之际,夏的国势日衰,夏桀为强化王权维护统治,改革内外服制度,激化了内外服与夏王的矛盾。商本为夏的外服诸侯,逐渐发展壮大,趁机灭夏,吸取夏亡教训,重新建构国家,但并未舍弃内外服制度。商汤以追随其伐夏的三百六十族为基本力量,并择选夏遗民贵族入朝为官,吸取夏代贤王设官分职经验,建立内服制度。商汤以追随其灭夏的诸侯为主要力量,并可能在重要的军事据点册命了一些新外服势力,重构外服制度。内外服构成了商代国家结构形式,商王通过管理内外服的方式来治理国家。商汤继承夏代外服诸侯朝贡的传统,命令伊尹制定根据四方所产献贡的四方献令,建立朝贡制度。商代晚期商王朝征伐东夷耗费了国力,帝乙、帝辛为加强王权而改革内外服制度,触动了国家根本,导致王朝政治基础内外服的分裂瓦解。

西周由内外服制到五服制的变革

      姬周族迁于岐周后,经王季、文王、武王的经营,以殷商外服方伯身份争取周边诸侯、方国的支持,于文王受命后形成以周为核心的外服联盟,至周武王时期逐渐构建起以周为主导的新外服体制,于牧野一战取代商。随后征讨追随商纣的外服诸侯,立纣子武庚于殷都管理殷民,设立管叔、蔡叔、霍叔三监监督武庚及东方外服诸侯。周武王于戎马倥偬中尚无暇重构社会秩序,依然采取殷商内外服制度模式,曾计划于天下之中建立都邑,以便于控制四方。周武王故去后,三监、武庚及东方外服诸侯皆叛。周公、周成王平定武庚叛乱,取得东征、南征、北伐的胜利,稳固了周王朝的统治秩序。周公、周成王吸取殷商灭亡及武庚、三监叛乱教训,以宗法封建方式建立起甸服、侯服、宾服。周成王于成周会盟诸侯,将王朝东南、西北被征服的蛮夷戎狄诸族以献“服”的形式,纳入周王朝国家秩序之中,而称要服、荒服。于是确立了以甸服、侯服、宾服、要服、荒服的五服制为特征的国家结构和管理模式。

总之,在早期国家的发展中,古代中国以其独具特色而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秀出于世界范围内的众多早期国家。就早期国家的结构与管理模式来说,夏商周时代的服制,可以说是中国早期国家的一个重大的制度创新。夏商周时期服制的具体内容,服制的渊源流变,服制对于上古社会王朝更替、社会形态演进的适应性,服制所反映的对于社会管理的合理性,服制所反映的国家结构形式等方面都是我们研究早期国家的重要课题。(作者为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夏商周服制的国家认同内涵与社会治理功能”负责人、东北师范大学副教授)